当前位置: 东方疼痛医学网 >> 新闻动态 >> 大医风范,仁者无疆——访椎间盘多靶微创第一人张典学

大医风范,仁者无疆——访椎间盘多靶微创第一人张典学

[作者:admin] [日期:10-12-30] [热度:]

大医风范,仁者无疆

——访椎间盘多靶微创第一人张典学

/王麦 朱丹 黄峰 摘自《今晚报》天津)

走访前,笔者对于张典学的概念是一个书卷气浓郁、严谨刻板的医生形象。但在医院手术室前的一次偶然相遇,则更真实、更立体的反映出中国当代医生的光辉形象。

手术室前,巧遇感人故事

笔者来到手术室前,那里坐着一位的70岁左右的老人,笔者以为他是来找张主任看病的,经过了解,他叫白锦礼,今年72岁,老伴李方玉今年71岁,是英语教师。今天他是特地来感谢张主任精湛医术的,但张主任一直在给患者进行手术,所以决定在手术室外等候。于是笔者也与他坐下来一同等候,一个感人的故事也就从这里开始……对张典学主任的认知也就从这里传奇般展开了。

一向开朗热情的李大娘是白大爷的开心果,懂生活也会生活,为白大爷的生活添加了绚丽的色彩。“我们从结婚后,相濡以沫几十载,从没红过脸,感情一如既往,羡煞了旁人。但一切美好都在2008年改变了。”白大爷一脸的幸福瞬间消失,叹了口气,将时间追溯到200810月……

那是很普通的一天,李大娘照常在早上起床去买菜,忽然发现下床时颈部发紧、发冷,很难受。一开始还以为是门没关紧,睡觉着凉了,但不久就发现问题很严重,不但不能平躺,突然间说话也不清楚,几天后情况更加严重了,舌头几乎不能动了,完全不能说话,吃饭成为了最困难的事情。“我每次只能用根管子插到老伴嘴里喂饭,给她吃点稀粥,一顿饭要用一个多小时才能吃完。用这种方式能吃的食物非常有限,不久,老伴就开始营养不良……”白大爷说到这,脸上的表情变得凝重。“最让我揪心的是,由于小舌头(悬雍垂)松弛,老伴常常会产生呼吸堵塞的现象,一不小心就会窒息,每天我都不敢熟睡,细心听着她微弱的呼吸声,生怕有什么……”素来坚强倔强的白大爷哽咽了,“她不能有事,我也绝不会让她离开我。所以从那时起,我就带着她,开始了艰苦而漫长的求医之路。”

2010年二月底,辗转北京、天津,遍访名医名药、中医西医的白大爷带着老伴来到464医院。“到了门诊上,才知道张主任每天10多台手术排得满满的,根本不可能坐诊,医院专门委派主任级专家坐诊筛查,为张主任打‘前站’。门诊的汪威主任看了我带去的核磁片子,也诊断为颈椎间盘突出、脱出症,建议住院尝试医院最新开展的微创多靶叠加技术。至于运动神经元损伤到底什么原因引起的,还需要进一步检查,于是我就先办理了住院手续,并顺利住进一病区,可一住就是六天,一点动静都没有。我知道老伴的情况很复杂,心里也着急,钱的问题暂搁边上,既然来医院了,又是我们天津的三级甲等大医院,你得给我个交代,这么拖着像什么话!于是我气急败坏地找到张典学主任:‘做还是不做?不做我们就走了。’张主任安慰我说,他们正在积极组织专家会诊,叫我耐心等待。我还是觉得不行,之后我又去找医院领导‘投诉’……后来才知道,骨科中心专家们之前已经组织4次会诊了,直到第五次会诊结果终于出来了,C5-6节严重突出,C6-7节纤维环破裂,椎间盘已经脱出,最后确诊为颈椎间盘突出、脱出压迫神经根,导致运动神经元损伤,致使舌头和悬雍垂失去“指挥”,因而才会出现失语和咽食困难等症状。病因终于查明了!我当时非常激动,心中燃起了希望。但是又过了几天,医院还是迟迟不给老伴做手术,我心急如焚,又到病房大闹。

调整一下激动的心情后,白大爷继续说:“后来我才知道,为了让我们安心住院,给我们信心。张典学主任嘱咐临床医生,大家统一口径撒个善意的谎言,不能让我们担心,只能告诉我要调理好心情和身体才能更适合手术。后来才知道,我老伴还同时患有心脏病、高血压、高血脂、糖尿病,并且都比较严重,盲目实施手术,哪怕就是微创多靶叠加技术,也是风险极高的,一不小心人就没了。在没有明确的解决方案,没有想尽一切办法充分保障安全之前,医生不会告诉我们有多大的风险,让我们担心。之所以迟迟没有给老伴手术,是因为他们一直在想办法,争取给我们老两口一个重新过上美好生活的机会。”

2010227日,在我们焦躁等待的同时,骨科中心专家联合心内科、神经内科、耳鼻喉科、呼吸内科、消化内科等十几位专家正在紧锣密鼓地对我老伴的病情进行分析会诊。由于老伴病情复杂,医院领导要求由多科室专家组成联合救治小组,随时随地的监控着老伴病情的变化,并根据一周的心电图、动脉造影等项目的全面检查结果进行综合分析,进行了多达几十次的沟通、会诊和研讨。会议室中,平日里儒雅的专家们热烈讨论,不时还为治疗方法的不同而争得面红耳赤,但大家的出发点都是为了保证我老伴手术能更顺利的完成。终于,201035日,医院决定正式实施手术了!那一刻,我和老伴都留下了欣慰的泪水,从等医生、闹医生,最后与医生们相互理解、相互鼓励,合成一团,为拯救我老伴全力以赴,我经历了人生中从未有过的心灵洗涤。”

30分钟后,手术终于结束了,老伴的血压降到178,一出手术室,老伴见我就眼泪汪汪喊了我一声,跟换了个人似的,她娘家的人也很惊讶(她竟然能讲话了!)。我激动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看着一直陪我在手术室外等候的20多名各科室的专家和医护人员,我一个个狠劲握手。大家也终于松了一口气,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开心的笑容。”

“术后住院5天,回家后吃饭就快了,舌头能动了,她自己吃饭20多分钟就完成了。她喜欢吃鱼,我给她夹了一块没刺鱼肉,很快就吃了,真不简单。以前睡觉流涎,现在没有了;以前舌头是僵直的,现在能活动了;20多年的颈椎病,导致运动神经元损伤,被张主任30分钟突破了,被464医院的微创多靶点技术突破了。我当时握着张主任的手,又是悔恨又是感动,张主任只是劝我赶快照顾老伴去,之后看到他又匆匆走进另一间手术室,那里还有患者等着他……”白大爷有些哽咽地说。

故事刚刚接近尾声,张主任终于走出了手术室,看看手表,已经将近下午两点,有些疲惫的神情但依旧挂着亲切的笑容。白大爷马上站起身,张主任看到后很惊讶,快步迎上前,说:“您怎么来了,您老伴恢复得怎么样了?”白大爷再也抑制不住激动的泪水,把锦旗放到张主任手中一同握住,艰难地说:“她恢复很快,现在可以正常说话了,还自己吃饭,原来一顿饭一个多小时,现在20分钟不到自己吃完了,马上就能痊愈,谢谢张主任,谢谢!”白大爷紧握的双手泛出淡淡的青色,笔者的心跟着一起紧紧地感动着。

低调坦诚,业精于勤

当张主任将白大爷送出医院后,笔者来到张主任面前,进行了简单介绍。张主任脸上掠过一丝歉意地微笑:“实在抱歉,让你久等了。一忙起来就忘了。” 笔者希望张主任吃完饭再谈,但他坚决说:“我们先谈,一会我还有一个手术,时间不多,觉得很对不住你。”在张主任的坚持下,笔者的走访才正式开始,也同时开始了一次心灵之旅……

坐定后,张主任话不多,也不愿多谈自己的成就,只是亲切的微笑。作为中国椎间盘激光微创第一人,微创多靶点叠加技术的研发者和施行者,他看上去让人感觉很亲切、很和蔼,没有任何架子。聊到生活、聊到休闲,他总是尴尬地笑着说:“我对这些都没什么研究,是个‘生活盲’。”但一聊到他的患者,他的治疗方法——多靶点微创治疗技术,他就像打开了话匣子,一发不可收拾。旁边的同事打趣地说:“张主任就是这样,讲专业的东西就一反常态的健谈。平时也没什么爱好,一有时间就扎进医学书海研究探索和编写专业书籍,是绝对的勤奋榜样。”

张主任愧疚地说:“是啊,我不太爱说话,家人在山东,我在天津工作,很忙,很少有时间回家,对家人对孩子,我不能更好的照顾他们。今年春节我也是在太太的“威逼”下,才在三十晚上结束手术,赶上了火车回的家,没住几天,医院又催很多人住院等着了,我又回来继续手术。最多的一天13台手术,从早上8点做到晚上8点,几乎瘫在手术室。有时候连续几天都如此,身体实在吃不消,但是看着躺在住院部等着手术的那些患者,一种职业责任感又上来了,很累也很自豪。”张主任叹了一口气接着说:“我希望尽快成立一个多靶点叠加技术培训基地,在国内培养更多的微创医生服务患者,这样我的压力就能减轻不少。”

微创多靶点叠加治疗技术,优越性显著

谈到白大爷老伴的病,笔者有些好奇,张主任做这类的手术已经成千上万了,自然游刃有余,为什么这个手术如此谨慎?

张主任说:“患者当时来的时候,病情较重而且很复杂,出于慎重,所以没有急切的给她做手术。必须进行多科室联合诊治,我们一定要让患者用最安全的方法、最小的伤害、在最大的保护下,达到较高的成功率。不论他们是否误解还是怎样,都不能违背这个总原则。我在结合她的检查结果后,发现了几个特点:年龄大体弱、慢性病多、颈椎间盘突出严重,单从颈椎方面来看,很适合做微创多靶点叠加治疗手术的,但是患者的情况远比这个复杂,因此,术前准备时间长,手术也非常慎重。

笔者接着问张主任:“李大娘的疾病转遍国内很多大医院都束手无策,而用多靶叠加技术30分钟给解决了,非常神奇,那么多靶叠加技术到底有些什么优势呢?张主任笑笑说: “464医院开展多靶叠加技术,手术全部是我亲自做,从经验上看,我们具有很强的优势。”

“目前,国内所有医院的椎间盘突出微创治疗,都还是单靶点。但是我在开展这种治疗技术时发现,这种单靶点技术治疗椎间盘突出的适应症范围非常局限,一般只适用于轻微的膨出。对于重度的突出、脱出没有办法。微创多靶叠加技术治疗范围大大扩大,并且是464独家拥有知识产权的技术,具有国际先进水平,值得国人骄傲。

“第一,我院的微创多靶叠加技术除了首次实现了多靶联合治疗,还克服了传统治疗方法中的‘盲操作’。我院巨资引进了德国西门子大平板数字减影系统,全天津只有一台。‘减影微创’能精准避开血管和神经,不伤正常组织,三维多角度清晰可视,使介入手术如虎添翼。当然,能够引进这样一台昂贵的仪器,这里面同时蕴含着有我院领导的支持与帮助才能达到。

“第二,大平板数字减影系统下,弯针穿刺,多靶叠加,专家一对一手术,无论从哪个角度讲,治疗顽固颈腰椎间盘突出,464微创多靶叠加技术是理想选择。不但简单的椎间盘突出能治,膨出、脱出也能治了。

“第三,很多普通微创手术失败者,来到我们464医院,通过微创多靶叠加技术重新修复,不开刀、不出血、创口小、见效快。3—5天住院观察,10多天家庭康复即可痊愈。可以说,别人不能做的我们能做,别人做不好的我们能做好了,对于时间紧的上班族、年老体弱者、有特殊疾病不适宜大手术者都是理想的手术方式。”

“除了以上优势之外,多靶叠加技术更具备不用激素、组织内不留残物,兼顾近期和远期效果,不伤害血管和神经束,不留后遗症,杜绝并发症等诸多优点。”说到这里,张主任眼睛里放出明亮的光彩。

笔耕不辍,学术地位甚高

关于学术地位方面,张主任不愿多谈,在来之前,我就在网上查了一些关于张典学主任的资料,发现张典学主任不但医术高明,还有很多影响力巨大的编著,张典学主任专业著作颇丰,在业界学术地位甚高。比如他主编《实用脊柱神经病学》、《椎间盘突出症》、《常见疼痛病诊断治疗与康复》、《富贵病与文明病的医疗保健》、《常见疼痛病诊断治疗与食保健》;正在主编中国微创医学系列教材《激光微创医学》、《臭氧微创医学分册》等专业学术著作。参加编著出版了《疼痛临床鉴别诊断学》、《疼痛诊断治疗学》、《疼痛诊断治疗手册》、《实用疼痛治疗学》等专业学术著作;发表国家级专业学术论文30余篇。特别是他的最新编著《实用脊柱神经病学》一书,影响巨大。该书由卫生部党组书记高强题写书名,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亲自撰写序文,受到如此高规格的待遇,着实让很多同行羡慕。同时还担任多种学术职务,比如中华疼痛学会会员,全国微创技术学术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国康复医学会颈椎病专业委员会委员等。

据了解,《实用脊柱神经病学》是今年刚出的新著,荣获多项大奖,影响非常巨大。临床发现,脊柱疾病几乎100%伴发神经受损,轻者疼痛、麻木,重者瘫痪。海外已有“脊柱神经病学”论述,中国尚无系统的此类专著,《实用脊柱神经病学》正好填补了此项空白。该书是目前国内较新、较权威的脊柱神经病学专著,由张典学和潘旭东教授主编、撰文,国内神经病学、骨病学权威专家集体撰文而成。该书140万字,其中第二十八章“脊柱微(创介入)技术”是张典学主任亲自撰写的,约为20万字。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先生作序评价:这是一本“全面系统治疗脊柱与神经疾病的综合专著,医林十分罕见。为此,我十分高兴地向医界各科推荐由国家级出版社出版的大型专著——《实用脊柱神经病学》,深信该书对推动我国脊柱医学的进一步发展将起重要作用。”

团队共勉 再造辉煌

说完他的专业技术,张主任顿时又沉默了,但眼中不时闪烁着光芒。笔者在猜测他此时的心情是怎样的。面对如此卓著的成就,笔者问:“您的下一个目标是什么?”张主任不假思索地说:“在医院领导的支持和带领下,作为464医院骨科中心的一员,我会竭尽所能,将464医院骨科中心建设成全国最大的微创治疗中心,实现‘椎间盘微创大专科’的目标。同时,将微创多靶点叠加技术更加完善、创新,将这种技术推广到更多有此类需要的患者身边,为更多的人造福!”

当问到,在新的一年会有什么希望和期许吗?不像笔者想象的那样,期望自己不那么忙,可以多抽出时间回家看看,也没有希望自己能够多点时间休息,养养身体。反而是,更加勤于学习钻研,更好的推广这种微创多靶点叠加技术,为了464医院“大专科”的目标不懈奋斗,并且希望他这个善良的团队,能够延续勤勉互助、关怀友爱之风。向着更高更强而努力奋进!

听到这里,笔者被张主任的激情所感染,时间过得很快,张主任定的闹钟响起,他又要进行下一个手术了。他急忙起身说抱歉不能送笔者,就又快速的走出会议室,奔向手术室的方向。看到他的背影,笔者觉得无比伟岸。

看到进来帮忙收拾闹钟的护士,笔者询问张主任是否一直有上闹钟的习惯,护士笑笑说:“是啊,张主任除了专业的东西,在生活上他还是挺粗心的,可以忘记吃饭、忘记睡觉、忘记买东西、忘记带手机,但他就是不会忘记闹钟,除了去手术室时不带,他闹钟就不离身,就怕耽误手术。”笔者听后,握紧手中之笔,写下几字,“大医风范,仁者无疆”!